康辉网首页 > 世界史>正文

苏轼浣溪沙词赏析

发布时间: 2019-10-08 08:11:19 阅读量: 4 作者:

弟苏辙合称三苏,

浣溪沙苏轼苏轼浣溪沙词赏析苏轼,北宋文学家,书画家;字子瞻,又字和仲,又称大苏,号东坡居士,眉州眉山人,与父苏洵,其文汪洋恣肆,苏轼简介苏轼在文学艺术方面堪称。

在艺术表现方面独具风格,

书法擅长行书,

明白畅达;与欧阳修并称欧苏,为唐宋八大家之一,诗清新豪健。善用夸张比喻,与黄庭坚并称苏黄,词开豪放一派。对后代很有影响。与辛弃疾并称苏辛,用笔丰腴跌宕;能自创。

喜作枯木怪石,

有天真烂漫之趣;与黄庭坚。蔡襄并称宋四家,画学文同。论画主张神似。着有和等。浣溪沙一簌簌衣巾落枣花,苏轼经典浣溪沙词赏析,村南村北响缫车。牛衣古柳卖黄瓜,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门试问野。

注释簌簌。花飘落的样子。此句谓枣花纷纷落在衣巾上,句法倒装村南村北,泛指整个村庄。即缫丝车。抽茧出丝的器械,缲同缫。蓑衣之类的用具,这里指穿牛衣。

盖蓑衣之类也;

予尝见东坡墨迹作#39,

乃知#39,

章疾病。卧牛衣中,宋程大昌卷二条,董仲舒曰,#39。贫民常衣牛马之衣,而食犬彘之食。然则牛衣者。编草使暖。以被牛体;此处指卖瓜者衣着粗劣,或谓本作半依;如曾季狸,半依#39。牛#39,字。

都想去敲门试问,

酒渴思茶漫扣门;

酒渴漫思茶,

因为十分渴,想随便喝点茶。所以不管哪个人家?皮日休;与此两句意同,盖即此语。

译文枣花纷纷落在衣巾上,

酒意上心头。

无奈口渴难忍,

昏昏然只想小憩一会儿。

只是想讨杯茶喝;

村子里响起纺车织布的吱呀声;身着蓑衣的农民在老柳树下叫卖着黄瓜,路途遥远,艳阳高照。敲门试着问一下有人在吗?赏析这首词是苏轼43岁在徐州任太守时。

徐州发生了严重旱灾,

他又与百姓同赴石潭谢雨,

公元1078年春天,作为地方官的苏轼曾率众到城东二十里的石潭求雨!得雨后,苏轼在赴徐门石潭谢雨路上写成组词。共五首,这是第四首。作品描述他乡间的见闻和感受,艺术上颇具匠心,词中从农村习见的典型事物。

需要指出的是:

意趣盎然地表现了淳厚的乡村风味。清新朴实,明白如话,生动真切。栩栩传神,是此词的显着特色,此词上片写景,下片抒情,这首词中所写的景。并不是一般情况下通过视觉形象构成的统一的。

而是通过传入耳鼓的各种不同的音响在人意识的屏幕上折射出的一组联续不断的影象。

簌簌衣巾落枣花从枣花落到衣巾上的声音开端,反映了一位关心人民生活的太守对雨后农村新景象的喜悦之情。加之酒意未消,经过长途跋涉;日高人困,簌簌之声传来耳际,并好像有什么东西打在身上和头巾上?不免有些倦意,他才意识到,这是枣花落在身上。枣花落在衣巾上的声音是轻。

这响声便越浓,

不用看也不用问。

耳边又传来吱吱呀呀的声响,越往前走,从四面八方传来,村南村北概括缫车声。多么细心,多么兴奋;从响声中;他已进入村中了,突然一阵叫卖声传入耳鼓。定睛。

原来是一位披着牛衣的农民坐在古老的柳树荫中,

三个画面。

似乎东鳞西爪。

而且有音乐美,

都富有浓郁的生活气息,

在结构上,

面前摆着一堆黄瓜。牛衣古柳,三句话,毫无联系,可是用谢雨的路上这条线串起来,就让人感到这幅连环画具有很强的立体感。这一组画面。不仅色彩美,无论是簌簌的落花声。嗡嗡的缲车声,还是瓜农的叫卖声。生动地展现出农村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上片写的是农村生产劳动的繁忙景象,下片转入写求雨途中行路的艰辛!酒困路长惟欲睡是对上片的补充。这一句又是。

它说明前三句之所以从听觉方面来写;

主要是因为酒意未消;人体困乏。故而写下来的只不过是睡眼朦胧中听来的片断,并非是视觉构成的完整统一的画面;日高人渴两句,虽然写的是由于口渴而急于到农民家里觅水的意识活动,随遇而安的性格。

又担心农忙季节,

这时已是日高天热;走了一村又一村,人也走得口干舌燥,加上酒困,睡意也上来了,不由得想起以茶解渴,以茶提神,试问一词用得十分讲究;自己不便贸然而入的。

农家无人。

但却栩栩如生;

词人敲门的结果怎样呢?

见于言外,

信笔写来,不事雕琢。刻画出一位谦和平易近人的知州形象,将一位太守与普通农民的关系写得亲切自然,农民是怎样招待他的呢?喝到茶没有;词中未作一个字的交代,留给读者去想像;更是余味无穷,这就是古典诗词中所讲究的含不尽之意,他是一个体恤民情,爱民如子的好父母官!谦和。

不会贸然闯入农家。

凤凰栖老碧梧枝,

宾语香稻粒。

2刚刚在旱灾后求得雨!主人可能外出下田耕作,并不在家。所以他要试探一下家中是否有人在,实为枣花簌簌落衣巾的倒文。词中簌簌衣巾落枣花一句。杜甫一诗中有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鹦鹉啄余香稻粒,原意为;主宾倒置的同时,碧梧枝还被拆开分属主宾位置,对于古典诗歌诗句的倒置;诗家例用倒。

这首词既画出了初夏乡间生活的逼真画面,

山下兰芽⑵短浸⑶溪。

方觉奇峭生动。全词有景有人,清人洪亮吉说:有形有声有色,乡土气息浓郁,但传达出的仍是欢畅喜悦之情,字面上表现旅途的劳累,传出了主人公县令体恤民情的精神风貌,为北宋词的社会内容开辟了新天地,浣溪沙二浣溪沙游蕲水清泉寺,寺临兰溪,溪水。

谁道人生无再少⑺。

潇潇暮雨⑸子规⑹啼,松间沙路净无泥⑷;门前流水尚能西⑻,休将白发⑼唱黄鸡⑽,注释蕲水,古县名,即今湖北浠水县;指溪边的野花野草都已发芽,泡在水中,白居易。沙路润无泥,拟声词。这里形容。

但门前云云,

卷一九一方伎。

老年休将白发唱黄鸡,

布谷鸟,也称杜鹃鸟。无再少。此句当为写实;不能回到青少年时代。亦有出处。谓天台山国济寺有一老僧会布算。门前水当却西流,弟子亦至。一行进去请业,而门前水当却。

自伤衰老,

不要在老年感叹时光流逝!感叹时光流逝!唱黄鸡。因黄鸡可以报晓,表示时光的。

黄鸡催晓丑时鸣,

白日催年酉前没。

这里反用其意,

听唱黄鸡与白日,腰间红绶系未稳。镜里朱颜看已失,谓不要自伤白发,悲叹衰老!译文去游览蕲水清泉寺,溪水向西流。寺在兰溪旁边,山下短短的兰芽浸在小溪里,在傍晚的细雨中子规鸟悲伤地!

松林里的沙路干净没有泥,谁说人生在世不能回到少年,门前的流水还能向西奔流,不要为年老时光流逝而叹息!赏析这首词写于元丰五年春,当时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任黄州团练副使;这在苏轼的政治生涯中,然而这首词却在逆境中表现出一种乐观向上的精神,是一个重大的打击,首二句描写早春。

溪边兰草初发,

上阕写自然景色,溪边小径洁净无泥。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却以萧萧暮雨中,布谷鸟哀怨的啼声作结;子规声声,提醒行人不如归去,给景色抹上了几分伤感的色彩,下阕却笔锋一转,不再陷于子规啼声带来的愁思;而是振起一笔,常言道花有重。

门前流水尚能西,

隐隐折射出词人处境。

人无再少年。岁月的流逝,正如同东去的流水一般,无法挽留,人世总有意外;既是眼前实景,又暗藏佛经典故,东流水亦可西回;又何必为年华老大徒然悲哀呢?看似浅显;却值得回味;先着卷一谓。故浅浅语亦自不凡。坡公韵高;然而上阕结句的子规啼声,全词洋溢着一种向上的人生。

其芽尚短,

也更显出词中达观态度的难能可贵?故陈廷焯谓,愈悲郁!愈豪放。愈忠厚,令我神往,上片写暮春游清泉寺所见之幽雅景致,山下溪水潺叩睦疾莶懦槌瞿垩浚咏菰谙小K砂丶械赖纳呈÷罚河甑某逅嗑晃弈唷J敝等漳海闪旨涞亩啪樵阡熹煜赣曛刑浣凶拧U馐且环嗝从拿滥驳纳搅志爸掳,∈灼咦旨鹊愠鲇吻迦率钡氖绷睿驳忝骼枷挠衫础@疾荽思适汲芽。但生机勃勃;长势很快,已由岸边蔓延至溪水。

心情是愉悦的,

本是易引发羁旅之愁的。杜鹃啼声凄婉,触目无非生意,浑然忘却尘世的喧嚣和官场的污秽,有医者相伴。

百川东到海,

兼之疾病始愈,上片只是写实景。其内心所唤起的应是对大自然的喜爱及对人生的回味,这就引出了下片的对人生的哲思,下片就眼前溪水西流之景生发感慨和。

都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

人无再少时。何时复西归花有重开日。江水的东流不返,正如人的青春年华只有一次一样。曾使古今无数人为之悲叹!却产生奇妙的遐想,既然溪水可以。

白居易诗有谁道使君不解饮。

人为什么不可以重新拥有青春年华呢?人生之再少,乃是说应保持一种年轻的乐观的心态。非如道教徒所企求的返老还童!因为人并不能改变这个世界。人所能改变的;仅仅是对这个世界的态度和看法。镜里朱颜看已失诸句,乃嗟老叹衰之!

朱颜已失的衰颓心态,

也不应有那种黄鸡催晓。

认为即使到了暮年,全词的特点是即景抒慨。写景纯用白描,细致淡雅,抒慨昂扬振拔,富有哲理。江边身世两悠悠,久与沧波共。

故教江水向西流,

此时则是以待罪之官的身份被安置在偏僻的黄州,

造物亦知人易老,与此词旨趣有相近之处,乃是在钱塘潮来江水回流时所生发的感慨,以太常博士直史馆的头衔到美丽富庶的杭州作通判;是京官下派作地方官,仕途失意之感并。

孤寂苦楚的心情不是轻易可以摆脱的,

此词下片所表现出来的对青春活力的呼唤。对老而无为的观点的否弃,便显得尤为可贵,可:

是苏轼之所以受到后世尊崇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种在命压人头不奈何的逆境中的乐观奋发的精神,浣溪沙三元丰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从泗州①刘倩叔游南山细雨斜风作晓寒。淡烟疏柳媚。

蓼茸④蒿笋试春盘,

即都梁山,

入淮清洛②渐漫漫。雪沫乳花③浮午盏,人间有味是清欢,注释①,今安徽泗县;刘倩叔。生平不详,在泗州。

指洛涧,源出安徽合肥,北流至怀远入淮河,今安徽洛河。泗州在淮河北岸,大水浩淼貌,雪沫乳花,煎茶时上浮的白色泡沫,古时烹茶,以乳色。

莴苣笋,

泡沫细腻为上乘,汤发云腴酽白,盏浮花乳轻圆,蓼菜的嫩芽,唐代以来风俗,立春日用春饼,生菜等。

赴任途中。

馈赠亲友。称春盘,词作日离立春不远,故先试尝,鉴赏此为一首记游词,元丰七年,苏轼由黄州调任汝州,曾于泗州小住。这首词便是在此期间;与友人在泗州附近南山游玩的时候所写。上片写南山所见的景色,微寒。

眼前入淮清洛。

乃细雨斜风有心作之。天气放晴,滩边之烟柳似作意媚之,亦仿佛渐流渐见广远无际?本无意之风景。于有心人眼中;却显得处处有情;下片写午时小休,烹茶野餐,乳色鲜白的好茶伴着新鲜的野菜!别有一番风味。而全词的主旨。最终落在清欢二。

忽见泉水西流,

全词笔调雅致;恬淡的心境。正因有此心境,才能品味出生活的独特情致;旧时已是接近所谓知天命之年。羁旅之情。而且又闻萧萧暮雨子规啼,应当是沉郁的,在这种情况下:但清明的山水给了他一个好感觉!虽失意而仍想干一番大事业的豪情壮志来,休将白发唱黄鸡的妙句就这样诞生了;白发催年都是催人老的意思,黄鸡。

但浅浅语亦觉不凡;全诗用浅俗的语言,并使其蕴含韵味的能力,积极和高亢的情调,而句中折射的哲理,千百年来更是感动了无数的读者?蕴含人生哲理的。

这是一首触景生慨,乐观旷达的人生态度。浣溪沙四风压轻云贴水飞,乍晴池馆燕争泥,沈郎多病不胜衣,沙上不闻鸿雁信。竹间时听鹧鸪啼,此情惟有落。

赏析这是一首咏春词。

上片由景及情,先实后虚,下片虚实结合。情中见景,全词情景交融;境界高妙,风压轻云贴水飞,乍晴池馆燕争泥。也没有用艳丽的。

但见和风吹拂大地。

正软语呢喃,

他既没有用浓重的色彩,而只是轻描淡写地勾勒出风。在一个多云转晴的春日里;泥等颇初春气息的景物,薄云贴水迅飞,天气初晴;那衔泥的新燕,轻阴搁雨。面对着这春意盎然的良辰佳景;说自己腰围带减,值兹阳和气清。

其哀伤之情更深?

这样乐景,

产生了跌宕的审美效果,

瘦损不堪,更加弱不禁风了,哀情相衬。飞三个动词使首句形成连动句式;振动起整个画面,次句则把时空交互在一起写,春天初晴,在池馆内外,这两句色彩明快,由于情感外射。整幅画面顿时从明快变为阴郁,如此。

既分别为鸿雁和鹧鸪栖息之地。

更增加了词的动态美。竹间时听鹧鸪啼,鸿雁传书。词里常用这个典故,如今连鸿雁不捎信来,鹧鸪啼声,沙上竹间;更时时勾起词人对故旧的。

寂寞沙洲冷的情境,此情惟有落花知。与此词类似,句用移情手法;使得情景交融,这样融情入景,格外耐人寻味。惟有二字。说明除落花之外,但尤为不幸的是落花无言;也无可劝慰,浣溪沙五浣溪沙①徐州石潭谢雨。道上作五首,常与泗水增减清浊相应。潭在城东二十里。软草平莎过。

风来蒿艾气如薰;

自请外放。

轻沙走马路无尘,何时收拾耦耕身;日暖桑麻光似泼,使君元是此中人。此词作于苏轼因与王安石政见不合,赏析公元1078年,任徐州知州时,徐州发生严重春旱,当时有人传言,将虎头置于潭中。即可致。

作为州官。并作有诗以记其事,得雨后又赴石潭谢雨。苏轼曾依其说到离城东20里远的石潭求雨!其关怀民生之心,从这一求一谢中表露!

苏轼于谢雨道上作组词,

关心民生。

具有清新浓郁的生活气息。是北宋农村词中的佳作,与他的其他题材和风格的词作皆是异样出色。此词是组词的最后一首。写词人巡视归来时的感想。词中表现了词人热爱农村。与老百姓休戚与共的。

格调清新,

为有宋一代词风的变化和乡村词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上片首二句软草平莎过雨新。

作为以乡村生活为题材的作品,这首词之风朴实,完全突破了词为艳科的。

沙之轻。

净而无尘,

久旱逢雨,如沐甘霖,经雨之后的道上,软草平莎。油绿水灵;格外清新,路面上,一层。

遂脱口而出。

经雨之后,自是十分惬意,纵马驰骋,触此美景。指二人并耜而耕。桀溺耦而耕,二人因见世道衰微,遂隐居不仕,此处收拾耦耕身。不仅表现出苏轼对农村田园生活的热爱,同时也是他政治上不得意的情:

春日的照耀之下:

仕途坎坷,思想矛盾的一种反映;下片日暖桑麻光似泼;风来蒿艾气如薰二句。承上接转。将意境宕开。从道上写到田野里的蓬勃景象;桑麻欣欣。

闪烁着诱人的绿光,

一阵暖风。沁人心肺,挟带着蒿艾的薰香扑鼻而来,且妙用点染之法,上写日照桑麻之景。这两句对仗工整,先用画笔一点,光似泼则用大笔涂抹。尽力渲染;将春日雨过天晴后田野中的蓬勃景象渲染得淋漓。

先点明风来蒿艾之景。

光似泼用实笔。

气如薰用虚写;

下句亦用点染之法。再渲染其香气如薰。虚实相间。有色有香,并生妙趣;使君元是此中人结句,画龙点睛。为升华之笔,却能不忘他元是此中人;且乐于如此,确实难能可贵。细味。

志于逍遥逸世,

苏轼虽久慕此境,

不意长期错入仕途。

盖有三意。苏轼早年即倾慕庄子,见此景此境;益坚其志,此时重睹此景,不禁有怅然若失之感,对其久困官场,也不免有后悔。

苏轼虽感悔意。但念及人生志趣尤在及时把握。则迷途知返,犹尝未晚;是又信心再起,归宿重定,一句之中。写尽种种人生滋味,用笔简约而意趣丰盈。可见苏轼心理世界之丰富复杂;然其对田园生活的讴歌和对归耕桑麻的向往,是昭昭乎情见于辞的。这首词结构既不同于前。

这首用写景和抒情互相错综层递的形式来写,

也与一般同类词的结构不同。前四首词全是写景叙事。并不直接抒情,词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谁道使君不解歌。谁道人生无。

描写了途中见闻和村野风光,不仅写出草之软,桀溺是春秋末年的两个。

本文标签:
上一篇: 书同文车同轨
下一篇: 她们俩的女人一生不如非常不满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最新排行